关东黑土

长春 江城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城 白山 松原 延边 长白山保护开发区

伪满皇宫同德殿的前世今生

2018-09-06 09:24:42  |  来源:长春日报  |  编辑:田东艳   |  责编:刘征宇

伪满皇宫同德殿的前世今生

1938年同德殿二层施工现场。

伪满皇宫同德殿的前世今生

修缮后的同德殿广间。 本组图片由宋伟宏提供

  长春日报9月6日讯(宋伟宏):编者按:2018年4月,伪满皇宫博物院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被评为“2018年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全国仅有6项工程获奖。近日,《殿上——同德殿保护修缮纪实展》在伪满皇宫同德殿举行,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向广大市民和游客展示了同德殿保护修缮的过程和成果,同时也引起了公众对这座伪满皇宫建筑群中体量最大建筑的特别关注。本期“文史”邀请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宋伟宏讲述同德殿的沧桑往事。

  伪满皇宫作为日本法西斯侵略我国东北时期的殖民遗址,是日本制造伪满洲国傀儡政权的历史见证。在伪满皇宫建筑群中,体量最大、最独特、最具代表性的当属被日本殖民者贴上“一德一心”标签的“同德殿”。

  1932年,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后,匆忙地搬进了曾作为长春盐仓的吉黑榷运局。1934年3月,溥仪就任伪满洲国皇帝后,日本关东军觉得溥仪居住的原吉黑榷运局的房子过于简陋寒酸,有失“新国家”的体面。为了对外显示伪满洲国的“威严”,也为了把溥仪打扮得更像一个“皇帝”,关东军决定在原盐仓的位置,为溥仪建造一座临时宫殿。

  中日合璧式建筑

  1935年7月,日本关东军拟定出《宫廷内苑改建计划》,其设计方案如下:

  议事殿:占地500坪(1坪约合3.3平方米),建三层钢筋水泥建筑物,外形仿北平旧宫,采取纯东洋式,内部参考各宫殿装饰。

  御花园:拟仿法国式。园内广设花圃,于中央建设一水塔,并旁引外流建设水池,庭园之周围,建纯东洋式画栋雕梁回廊、阁榭,陈列各方进献珍品。

  御建身馆:西式建筑。设台球、乒乓球、电影及其他健身游戏器具。后庭设御用网球场及跑马场。

  赐谒楼:于宫门正冲建赐谒楼,楼前庭院可容拜谒。

  府前公园:平填宫内府前方沟渠,拆除现宫内座正门右侧的禁卫军兵舍,于该处新建宫门。宫门前为一广场,设民众公园,禁卫军兵舍移于新宫门内左侧。

  御阅武厅:于府后建武道场。

  上述各项计划,预计耗资100万元,工期一年,当年9月下旬开始施工,次年年末竣工,拟于1937年初春迎溥仪入新议事殿“理政”。但是,由于冬季土地冰冻,难以施工,因此,1936年才开始筹建,1937年4月动工,到1938年11月主体建筑完工。1939年2月10日,溥仪在新议事殿举行了“拜观式”。新议事殿由伪满营缮需品局营缮处宫廷营造科科长相贺兼介主持设计,日本清水组施工,工程造价56.1万元,当时预算每平方米70元伪币,结算时却高达100元。每平方米造价仅次于伪满中央银行,可见建筑造价极高。该建筑坐北朝南,建筑面积3707平方米,地上二层,地下一层,黄琉璃瓦屋顶,外墙土黄色瓷砖贴面,外观立面采用“兴亚式”和折衷主义风格,最典型的特点是在黄琉璃瓦当上烧制有“弌德”“弌心”字样,表明“日满一心一德”,溥仪为其取名“同德殿”。

  据当年参加同德殿建筑设计的原伪满皇宫宫内府荐任官、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建筑工程师于勋治先生回忆,同德殿是由日本人设计的,建筑风格为中日结合,又带有西洋味道,屋顶是中国典型的黄琉璃瓦,而屋脊又完全是日本式的。整体结构为壁幕式,大厅是框架式,完全由钢筋混凝土筑成,钢筋的密度很大,如一楼的小赐宴厅,即后来的电影厅采用两米一个框架的形式,其它各房间用的则是模型板,因为各屋内的高度不同,用的模型板也不同,所以模型板都是一次性的,这样用去了大量木材,造价也很高。墙体用砖砌成,施工时采用的不是中国的沤灰法,用的是日本的建筑法,用干灰浆砌砖,一边砌砖一边浇水,当时的水泥也不分号,用1∶5∶1的灰浆,即一份水泥、五份砂子、一份石灰的比例砌成。据1938年3月10日《盛京时报》报道:“宫廷中新建的‘同德殿’所需的筒瓦,已由抚顺大官屯石川制陶店于去年8月间开始烧制。该瓦为圆筒式,另外还有鸱吻7个,兽头11个,腰拦6个,总工费2万元。制造所用原料,土为抚顺当地产,色料为日本名古屋产。现已制成大部,预计4月中旬全部完成。”

  屋顶也是钢筋混凝土结构,顶面是钢筋混凝土,上加炉灰、锯末和石灰混合物,采用三角屋架,约一米宽一个屋架,密度较高,屋架上钉木板,上铺油纸,再抹上一层泥,然后铺黄琉璃瓦,为防止脱落,每片瓦上都带有眼,隔几片瓦就用铜丝连上,顶面坡度在30度至45度之间。屋顶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屋脊为日本式,二是日本人在屋檐的瓦当与滴水上铸有“弌德”“弌心”字样,两种字交替排列,以此体现日满“精神一体”“同心同德”。

  室内天棚分两种形式,一种是折上天棚,天棚中间带花,如伪满皇帝、皇后的寝室、客厅、浴室的天棚都带花纹;另一种是格子式天棚,格子用石膏做成,格子交叉处有一木质的金色十字花,花格中间绘有龙纹。墙壁大部分是疙瘩墙,但各屋内的形状也不一样,大厅里的墙壁下半段是水磨石壁面,上半段是旋转窝状疙瘩墙,刷成淡绿色,突起处涂成金色,因此整个大厅显得金碧辉煌。

  大厅的地面是美术水磨石铺就,其它的房间铺的都是红松地板,地板中间是长条形的,四周是人字形的。除了日本间外,楼里的所有房间都铺有地毯,有的房间是铺在地中间。

  在采暖上共有三种设备,一是采用通风方式,在门上安一个通风口,通风筒连接总通风筒,直接通到锅炉房,锅炉房内有一火车头锅炉及两个叶片式锅炉,夏天送冷气,冬天送热气,使室内湿度保持在60度左右。二是电采暖,大部分房间里都装有壁炉,每个壁炉里安有2000瓦的电炉子,壁炉罩都是由镀金刻花铜片制成的。三是采用暖气,室内的温湿度都由锅炉房控制,房间里有测温仪连到锅炉房,根据仪表读数可以知道各房间内的温湿度。测温仪安在房门旁的地板牙子上,类似温度计,由一块半导体和一个玻璃棒组成。

  同德殿的正门共有两道门,第一道门是铝合金制的白色双扇大门,铝合金框镶着四块大玻璃,门中间为兰花图案,门开启时,两扇门把兰花分为两半。第二道门并排有三个门,都是木制双扇门,咖啡色木框镶着大块玻璃,平时两边的门都锁着,只走中间的门。

  总体来说,同德殿在建筑工艺和技术上,代表了20世纪30年代较高的建筑水平。

  功能各异的豪华房间

  同德殿是为傀儡皇帝溥仪准备的集办公、起居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临时宫殿,设有公务活动区和生活综合区,但是由于溥仪疑心日本人在盖同德殿时安装了窃听器,怕他背后发表的对日本不满的言谈被日本人窃听,所以,自该殿建成后,溥仪没有在里面住过一天。但是该殿的豪华及功能的齐备是其他宫内建筑无法比拟的。

  同德殿为二层楼,共有十多个房间,大部分房间在一楼,主要用于溥仪办公、接待、宴会、娱乐等。二楼是作为帝后的居室设计的,但溥仪和婉容却从未在此居住过,倒是1943年入宫的溥仪的最后一位“贵人”李玉琴在这里一直住到1945年伪满洲国垮台。

  下面来看看各个房间的功能:

  广间 即大厅,从正门进来首先是广间,广间的南面是一排落地窗,北面是一排方形水磨石立柱,立柱之间的拱呈梯形,柱子的拱边勾有云状卷花图案,此立柱托住二楼的渡廊。屋顶一线排开4个大型欧式大吊灯,每个灯重达60公斤。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溥仪为了表示支援日本的“大东亚圣战”,带头将这4盏大吊灯及同德殿内的金属楼梯扶手、门窗上的铜铁饰件一并捐献了。由正门进到广间一直到正殿中间的甬路,铺的都是深红色地毯,在广间西北面靠窗的地方放有一架卧式钢琴,溥仪有时会与家人在这里“进膳”。在广间的楼上,还设有跑马廊。

  候见室 是觐见伪皇帝溥仪时在此等候召见的场所,有时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来见溥仪时,在此稍坐一下,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溥仪早早地在会见室等候关东军司令官。溥仪外出时,也会在这里等候汽车。候见室陈设比较简单,只摆了两套沙发,而这两套沙发还是旧的。溥仪倒是有办法,让人做了个新沙发套,套在旧沙发上,就充当新的了。另外,在靠东墙的地方放了一个竹制的多宝格,上面放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日本瓷器之类的东西。

  正殿 即叩拜室。按照原来的设计,这里是取代勤民楼,为溥仪正式接见外国使节、递交国书之用的,但由于溥仪疑心安装窃听器,所以并没有派上用场,倒是成了过年过节及溥仪生日时,溥仪家人向他叩拜、朝贺的场所。正殿的大门也是双扇门,门的正中和边角都带有铜色的花饰,但花饰并不是真铜制成的,而是轻合金材料。正对大门的西面是宝座,宝座前面是一长条龙案,宝座后面是一个木制的屏风,在长条桌子的两旁摆着两个一米多高的日本七宝烧大瓶。逢年过节时,宝座前还要放一张白熊皮。这是一张完整的熊皮,熊头张着嘴,瞪着眼睛,栩栩如生。地面铺着锈有彩龙大花图案的地毯,天棚为紫檀色的方格棚,上吊宫灯。在屋内的南面有两个长方形的柱子,柱子上面的四角都涂着金色,这里还摆了几组沙发。

  便见室 是溥仪每周例行接见日本关东军司令官的地方,有时也在此接见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这个房间有一个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那就是西墙上挂着一幅溥仪着大元帅正装的半身绣像。绣像有一米长、60厘米宽,镶着黑色的相框。据说绣像采用了一种新工艺,是用机器绣上去的,在虾酱色的绢地上用白丝线绣出轮廓,帽子上的鹅毛翎是用几条线勾出来的,有点写意笔法,非常逼真。此外,在东北角放有一红漆箱子,箱子上有个架子,架子上放着一副复制的日本盔甲,远看好像有人穿着盔甲坐在箱子上似的。另外,在一个比床头柜高的木柜里挂着一把战刀,在北墙上有一个人造大理石的壁炉,壁炉上有一面大镜子。壁炉有一米多高,两米多宽,里边镶着墨绿色和深褐色的瓷砖,并带有电源插座。像这样的壁炉在同德殿有数个。

  中国间 是一个休息室,里面摆放着由日本人定制的中国旧式红木家具。在屋子中间有一个硬木圆桌,四周放着太师椅,正中间是给溥仪准备的“御座”,桌椅都是大理石做面,椅子上放着红色缎子垫,很有中国传统特色。溥仪曾在这里接见过他的七叔载涛和一些皇亲国戚,也曾在此和家人中秋聚餐。

  钢琴间 原来只摆了一个长条桌,上铺白桌布,是溥仪与家人进膳的地方。1943年“福贵人”李玉琴进宫后,在东北角上放了一架立式钢琴,供“福贵人”弹奏解闷。此外,这个房间里还放着一台胜利牌落地式电唱机。

  台球间 因为放有台球案子而得名。此屋正中放置着台球案子,案子为绿色绒面,有四个象牙球,两红两白。北墙上有一白色的人造大理石壁炉,壁炉上放着两个用来装球的皮盒,还有记分盘和防滑用的粉块,棚顶两个照明灯直射球台。这是一个旧的台球案,是同德殿建完后搬到这里的。伪满洲国后期,这里也放过乒乓球案子,溥仪与“福贵人”有时在这里打乒乓球消遣。

  日本间 是一个在结构和装饰上完全日本式的房间,从门外进来要上一个台阶,屋里的地面高出外面30厘米,室内为木地板,上面铺着榻榻米,靠南面有隔扇,上面糊着日本专门用于糊隔扇的屏风纸。室内中间放一方桌,周围放着四个棉垫。在隔扇外面放有一个藤桌和两把藤椅,东边还设一围棋桌。在西面和北面的墙上都打上了类似壁柜的格子。整个房间的陈设、布局完全是日本风格。溥仪曾在此接见过吉冈安直,并与其共进日本餐。

  电影厅 是溥仪及其家人看电影娱乐的场所。在原来的设计中,这里是个宴会厅,但实际上溥仪没在这里举行过一次宴会,后来成了电影厅。电影屏幕挂在南面一个木架上,放映室在北墙的外边。在屏幕前放着一些人造革面的红色靠背椅,溥仪的“御座”则是沙发椅,在座椅之间还放了一个四扇屏风。这里放映的影片多是纪录片。看电影时,溥仪一般带着“贵人”坐在屏风前,一些陪溥仪看电影的宫廷学生则坐在屏风后边,这些宫廷学生要在电影开演关灯后才能进去,电影演完后,其他人必须在亮灯以前离开电影厅,然后溥仪和“贵人”才出来。这里有时也作为羽毛球场使用,溥仪让人在地上用纸糊出边线,他便与宫廷学生在此打羽毛球。

  皇帝御居室 位于同德殿二楼,是按照伪满皇帝、皇后的起居室设计的,由东向西依次是觐见室、卫生间、卧室。觐见室原是为溥仪准备非正式接见使用的,却从未正式使用过。后来这里就成了存放东西的仓库,溥仪清朝时期穿的龙袍、鞋帽,以及溥仪觉得好玩在东京买的太阳灯都放在这里,后来还放了一部《大藏经》,这是由日本印刷的洋装本,部头很大,放在一个专柜中。卫生间里有浴盆、洗脸盆、便盆和一个化妆室,墙壁和浴盆等都是淡青色,由卫生间的小过道过来是卧室。同德殿建好后,这里并没有准备一整套寝具,只是铺了地毯。这个卫生间和卧室形同虚设,因为溥仪根本就没在这里居住过。在李玉琴进宫前,宫廷学生曾在这里上过课,这里曾放过一台日本产的中文手摇式油印机,也是溥仪觉得好玩买回来的,后来不喜欢就放到了一边。

  贵人御居室 位于二楼东面,原本是为伪满皇后婉容准备的起居室,装修的规格也比较高,但溥仪自己不住,也不让婉容住。倒是让1943年进宫的“福贵人”李玉琴住在了这里。这里的房间包括客厅、卫生间、卧室、书房。在李玉琴入宫前,溥仪常和宫廷学生在客厅吃饭。据宫廷学生回忆,在东面的窗户可以眺望伊通河,还能看到开往吉林的火车,在南面的窗户能看到整个皇宫庭院。卫生间和西面溥仪的卫生间一样,梳妆台、穿衣镜、浴室一应俱全,只是这里的颜色换成了粉色。

  日光浴室 是位于二楼东部南面的一个宽大阳台,阳台的三面和顶部都是用特制的有机玻璃镶嵌的,顶部还用铁丝网防护着,室内放着藤椅、鲜花等一些东西,溥仪和“福贵人”经常在此一边观赏外边花园和假山的景致,一边享受日光浴。

  70多年后的保护修缮

  从1938年建成到2015年,同德殿历经了70多年的风雨沧桑。由于岁月的侵蚀,同德殿主体建筑部分构件老化、松动脱落,特别是屋面防水失效,瓦件破损开裂,屋面局部塌陷,存在许多安全隐患。为了保护和利用好这座伪满时期的代表性建筑,伪满皇宫博物院根据国家文物保护修缮的相关规定,组织引进各方面专家,形成了一支以伪满皇宫博物院为核心的专业项目团队,开始对同德殿进行全面的保护修缮。项目团队用科学的方法,以“最小干预”和“最大限度地保留历史信息”为原则,力求保持原有建筑体貌和质感,进行无损无害施工。

  从2016年1月15日开始,保护修缮项目团队经过600多天的共同努力,于2017年8月31日完成了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此次修缮工程有四大亮点:一是特别聘请日本清水建设技术顾问丸田洋二先生做项目顾问,利用他的专业经验和技术指导进行施工。二是聘请长春电视台拍摄专题片,全程记录同德殿的修缮过程,开古建筑维修之先河。三是在同德殿建筑内展出“殿上——同德殿保护修缮纪实展”,以图文并茂的纪实手法,全面系统地展示了同德殿建筑构件、工艺、研究成果及保护修缮过程;四是出版了一本工作报告书《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纪实》。今年4月,伪满皇宫博物院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被评为“2018年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成为全国文物建筑保护修缮的成功典范。

  (作者为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日本史学会常务理事、长春市政协文史专员)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3、“国际在线”网站一切自有信息产品的版权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并出示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信息产品。
  • 4、对谎称“国际在线”网站代理,销售“国际在线”网站自有信息产品或未经授权使用“国际在线“网站信息产品,侵犯本网站相关合法权益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委托律师,采取包括法律诉讼在内的必要措施,维护“国际在线”网站的合法权益。
  • 5、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 6、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